消失的西综B区2楼 四(完结)

(本文纯属虚构)

转载自:http://user.qzone.qq.com/287261728/blog/1321632486

六 催心曲

眼皮已经不接受我的支配了,我能感觉身体里面的血液正在快速地被吸干。

“铮,铮。”两声清脆的琵琶扫弦声就像两把锋利的尖刀插进耳朵里面,让我一下从混沌朦胧中清醒过来。

接着,一首熟悉琵琶曲便幽幽地的响了起来,一个个优美的音符都好像一份坚实的力量,补充着我被吸过去的血液。

让我想起那些个温暖的午后,太阳懒洋洋的照在我身上,我就躺在茉莉的身边的草坪上,听她弹着她这首我最喜欢的琵琶曲,我问她这首曲子叫什么。

“《催心曲》,”抬头看见茉莉白皙的侧脸,正在专注拨弄着琴弦。

“嗯?这么好听的曲子,怎么叫这种名字?”

此刻,不正是这首催心曲吗?!

“啊! ”从树妖嘴里发出一阵尖利的嚎叫声,缠在我身上的细细麻麻的藤蔓,在“铮铮”两声之后迅速的从我身上枯萎着抽了出去,吱吱的缩回到树妖体内。

被甩到半空中的时候,我朦胧的看到他那充满粘液的庞大的身躯,变回了原来娇美少妇大小的样子。

我快要坠地的时候,一个温暖的怀抱把我接住了!轻轻落在地上,那熟悉的茉莉的香味!

我睁眼一看!接住我的竟然是殷琪!

“我说妹夫啊,告诉你别来别来,你偏偏来,还把我们家茉莉给带进来了。”

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忘了告诉大家,茉莉的名字叫做:殷茉莉。

不管我瞬间冰封的吃惊的眼神,殷琪哥轻轻地把我放到地上,向那只树妖走去。

他今天穿的很奇怪,一身黑色,不过显得很诡异,在昏暗的走廊中,就像蛇身上的鳞片一样闪着妖娆的光芒。

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琵琶声已经停了。

那树妖看到殷琪的一瞬间,立即飞身向后退去。

本来妖艳的脸,现在也像一个贫血的女子,惨白惨白的,显得异常柔美娇弱。看上去和普通女生没什么区别。

殷琪哥停了下来,阴阳怪气的说道:“桃桃啊,将近十年不见了吧,啧啧啧,怎么憔悴成这样啊。”

那树妖竟然温柔的笑了一笑,就像和自己的闺蜜见面一样高兴地说道:“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巫师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啊?咱们定下的规矩可是井水不犯河水啊!”

“我说桃桃啊,当年不知道哪位高人在我们全家去欧洲旅游的时候,把你从我家门口带走了,没想到带到中国来了啊?咱们真是有缘啊!全世界走了一遭最后还是见面了呢。”殷琪哥本来尖细的声音突然恶狠狠地粗了起来:“谁他妈愿意管你们,要不是茉莉和我妹夫掉了进来,你把那刘胖子剁了谁他妈管你。”

突然又转回尖细的声音愉快地说:“啧啧啧,当年威风的桃树妖,费了我妈妈那么大的劲才把你们全家降服,连一首小妹弹得《催心曲》几个音符都受不了,啧啧啧。”

树妖这时的脸已经气得有些青了,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去没有发作变形,脸上马上又出了笑容“我就说么,还有谁能弹出大巫女那《催心曲》,原来是小茉莉啊,十年不见一定和大巫女当年一样漂亮了吧?刚听他谈那曲子,应该和爹爹交手了,不知道现在被没被做了,哈哈!殷琪哥。”

但是伏在地上的我,看见从树妖脚下悄悄蔓延出一根细小的藤蔓,像殷琪哥的方向游了过去。

刚要喊一声提醒他,只见殷琪抬头哈哈尖笑几声,一下伸出脚尖才在那根小藤蔓上边。

恶狠狠地说:“谁他妈是你哥,你哥早就让我做枕头了。别说是那爹,就是你们全家都抵不过茉莉一曲。赶紧滚,看在妈的面子上饶你们贱命。”接着又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脖子“哎呀,这几天睡得人家脖子不舒服呢。”

树妖听了这话砰的一下就膨胀起来,身体外面裹得那层“人皮”立即被粗大的树干撑破,一根根枯藤狂舞起来!

“我就知道是你杀了我哥,别人哪来的这本事,今天老娘就要宰了你们全家!你这个杂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第十八世没出大巫女,你妈妈当年就……”

一声龙吟般的长啸再一次刺穿了我的耳膜。

殷琪哥真的怒了。

在黑暗中,他的身上开始发出了一团团黑色的雾气,回头冲我看了一眼,他的嘴唇和眼皮都已变成了黑色!就像是中了剧毒一样,十分瘆人。眼珠中似乎闪着青色的光芒,像一只恶狼一般。

“任何人提了那件事,都必须死。”殷琪哥不顾漫天狂飞的藤蔓,一步一步的向树妖走去,每当树枝飞来的时候,靠近他身边的黑色雾气就马上化作一团腥臭的绿色脓水!

只见他右手的指甲每走一步就迅速变长一段,黑黑的指甲竟然在几步之后到了膝盖!

在距离树妖不远的地方,一个眨眼,他竟然瞬间就飘到了树妖那张丑陋的大脸前面,把他那长长的指尖插进了树妖的眼睛里!!

嗷的一声尖叫,又是一个瞬间,我根本就没有看清,她又变回了那个娇小的身躯,只是殷琪的手,还插在她的眼睛里!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声不断的传来,但是殷琪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把手指把出来之后不断在她脸上疯狂的挠着,

“任何提起那件事的人都必须死!必须死!”

我实在不忍心看这一段,太血腥了。

树妖就像个被强暴的少女一样,拼命地想向前爬去,殷琪粗暴的抓住她的头饭,不断地用手指插进他的身体,每次拔出来都溅起一股路色的脓水,残留在殷琪恐怖狰狞的脸上。

“结束吧!”殷琪站起来用脚踩住树妖的头,右手高高举起,瞄准树妖心脏方向插了下去!

就在那一瞬间,不知从哪里飘出一个羸弱的老者的身影,如幽灵一般突然出现在殷琪后面,手里举着个匕首状的东西,同时向殷琪背后通了过去!从殷琪又发出那龙吟的吼声,从他被插入匕首的地方,一股强烈的黑雾从他体内排山倒海般溢出!刹那间将三人包围。

我鼓起全身的力气,猛的站立起来向他们的方向冲去。但是刚接触到那股黑雾的时候竟被反冲回来,脑袋撞在了墙上,一钻心的疼痛过后,晕了过去。

七 尾声

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面,到处都是茉莉的香味,但是身上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睁开眼睛,看到茉莉哭肿了的大眼睛正盯着我看。

见到我醒来,立刻就抱我搂在怀里哭道:“你真是急死我了!呜呜呜……”

“呵呵,我这不是挺好的嘛。对了,殷琪呢?我刚看到他被!!”

“说我什么呢。”一看是殷琪哥哪里一大堆吃的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了,“看见我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殷琪哥穿的又是那么,性感。

“我说妹夫啊,你可真能惹麻烦,我和我们家茉莉可是把这学校的妖精都惹了,以后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了。”边说边递过来一碗香喷喷的汤。

“不对,他们几个呢?!”我推开汤一下子坐了起来。

“好啦啦,想关心一下你自己吧!看刘旭不是在你身边躺着吗?!小小和启纶不是很严重,他们在宿舍休息,下午会过来的。”茉莉扶起我指着旁边的床说道,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在医院的病房里。

刘旭!哎,你小子。这也没怎么瘦啊,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不知道是听到我们的吵闹声还是闻到了鸡汤的香味,刘旭竟然也醒了。我急忙跳下床过去,问他

“刘旭!感觉好一些没?你怎么让女妖给抓了?!我还没问你呢!?”谁知道刘旭脸一红,半天没吱声。

殷琪哥笑着说,“他呀,那天趁没人亲了那建管雕塑一口,在十一月十一日十一时十一分阴气最盛的时候,给人家过了一口灵气。”

刘旭的脸更红了,小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概率课出来上厕所,不知怎么的看到那个雕像就……”

“真没看出来,你身体里还有那么点灵呢,女妖就垂涎你身体里异于普通人的那点灵,但是她受了重伤又搞不定,才想出一点点把你氧气耗尽在取出你体内的灵。”殷琪突然做出很妩媚的表情,走向刘旭,“适合修炼呢,要不要和哥哥一起修炼呀,来,哥哥叫你入门。”说着便伸手要在刘旭身上按去。

“那个茉莉呀!咱们到外面走走吧!”

茉莉冲着我坏坏的笑了一下,一起溜了出去,只听见病房当中一阵阵刘旭的尖叫。

依然是温暖的午后,茉莉扶着我,慢慢地走着:“浩同?”

“嗯?”

“你已经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存在’。”

“呵呵,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对了茉莉,最后是你救了大家吗?”茉莉没有回答,只是心事重重的我握紧了我的手。

“浩同?”

“嗯?怎么了呀?”

“我和哥要回澳大利亚了。”

“什么?”

结束lalalla:

哎呀,终于写完了,累人啊!结局可能有些粗糙了,但是我还是想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送给大家,纪念我们神奇的综合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