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西综B区2楼 二

总算找到了原作者。

原文QQ空间日志:http://user.qzone.qq.com/287261728/blog/1321632486

三 B座,二楼

十一月十日,外面十分阴沉,在半夜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小雨,到早上都没有停。

“不对,这根线画歪了,你再往外去一点。”我纠正启纶在黄纸上画的符号,一边说道。

“我说,这个,能行吗?就这鬼画符真能捉鬼是咋的?”启纶边画边埋怨到。

“行啦行啦!赶紧画吧,死马当活马医吧,刘旭要是再不回来,我都得的神经病了。”晓晓磨着朱砂,幽幽说道。

伴着外面飒飒的雨声,大家都心情都沉到了低谷,我们就这样画着我儿时记忆力的朱砂符画,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小的时候我是在农村的太爷爷身边长大的。太爷爷看风水在我们附近的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谁家的小孩要是半夜哭个不停,或者谁家的人招了魔怔,或者谁家附近半夜有野兽呼号,太爷爷的几道黄符便成了大家的救星。

太爷爷曾经告诉我说村西边的那边荒地,即使在白天也不要靠近,要是他发现我在傍晚之后去哪里,就打折我的腿。

小时的我十分好奇,为什么平时百般疼爱我的太爷爷一提到村东头的那片坟地,竟对我这般严厉,为了看个究竟,我晚上便拉着邻居家的小伙伴,趁着太爷爷给人看“病”的时候悄悄溜了过去……

结果我们前脚刚刚迈进那已经及人高的草丛当中,便迷失了方向,只听我们的脚下似乎总是有东西围着我们游走,“吱吱”的叫个不停!当时我们害怕极了,由于农村当时还在实行土葬,干枯的草丛中时而不时飞出一道磷火,从我们头上掠过!

当时我虽然已经吓得完全不能动了,但是还是忍住没有哭,因为太爷爷曾经告诉我,要是在夜晚迷路,千万不要大哭大叫,要小心喘气,不要让阳气外露,路上的“人”便不会为难你,只要我在心中默念他交给我我的几句简短的咒语,他马上会来救我。如果看到鬼火或者萤火虫聚集的地方,就极有可能是鬼屋,千万不要试着接近那里,因为它们会把人越带越远……

那时果然在更深处的草丛,出现了一片亮光!真不敢想象如果当时如果我没有按照太爷爷教我的去做,会发生什么。我只记得当时我就蹲在原地不停地流着眼泪却不敢哭出声,但是心中不停默念“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之后不知过了多久,只看见草丛一个幽黄的光向我们走来,之后跳出了一个人!我喊了声“太爷爷,你来了!”便晕了过去,大病一场。从那以后,我晚上再也不敢一个人出去了,天还没有黑,便躲在屋子里,看太爷爷房间里的书,五行八卦,风水异术,当时虽然还小,但那些书上基本都是图画,看起来也到津津有味,没想到,今天竟派上了些许用场。

童年的记忆,尚有一些存留在脑海里,按照我记得的“规矩”,我们准备好了冰块,用在到了“二楼”之后,含在嘴里,减少阳气的外漏,被“人”发现,还有符咒,木桩。

“想好了?!咱们可都是新世纪好青年,要是因为这件事没办成,在吓出个精神失常,咱以后……”启纶在我们离开宿舍前说道。

自从那天看见刘旭就活生生消失在我们眼前,这些没有经历过“异样”事件的哥们们,挺到现在还没倒下真是很不容易。

“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们,他才不能回来,我们怎么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置之不理呢!?你要是不敢,就在宿舍呆着!”晓晓显然有些生气了,微带愠色。

“谁不敢了!走!”启纶拿起装备,又突然停下了。转身从衣服里层掏出一串东西,我仔细一看,玉佛,金葫芦,桃木剑……

“来,咱们一人一个,都是开了光的!”

我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说道“启纶,那种东西是随着阳气向前推移的,咱们要是带这也东西去,别说是救人,就是连二层咱们都见不到。”

启纶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然后放到了桌子上,什么也没说便转身向外走去。

我和小小互相看了一眼,也紧紧跟了上去。三个人就这样,消失在通往西部的黑暗的夜中。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A座三楼走廊的一侧,尽头便是刘旭消失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故作镇静回头对他们小声说道“咱们已经没有时间练习了,一会跟紧我的步伐,我怎么走你们照做就可以,到了走廊的尽头,无论看到什么,都不可以说话!按照咱们的计划,晓晓你在最前面,咱们一个拉着一个。到时候我站在最后面一推,能不能见到刘旭,就听天由命了!”

我一看时间,门卫都已经离开了,晚上十点三十。

走!

向前跳,向后跃,左移,后悬跳,是跳大神的基本要领。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走廊的另一侧。不知为何,为何全然不记得这一路是怎么跳过来的?

我看了看身边的启纶和晓晓,发现二人眼神竟已变得十分空洞,充满了恐惧!我顺着他们眼神方向看去,也被惊呆了。原来走廊这一侧的楼梯道间那昏暗的灯光之中,原来B座1/3F的楼标,应经变成了2F!

只是不知为何,这灯一闪一闪的,十分骇人。原来的楼梯也有些扭曲了,木制的楼梯扶手不知何时变成了石头的,显得十分古老,碰上去十分寒冷,沁入心脾。

话说我这边刚刚缓过神来,便使劲的推了推他们两人,示意他们做好准备。启纶和晓晓似乎吓得不轻,过了一会才慌忙地按照计划站好。

但是我却下不了手,迟迟不敢推下去。在那边,等待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我能感到他们二人的正在强烈的颤抖。但是如果再不推下去的话,过了十二点,就要等明天了。刘旭也就多了一分危险。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身后有人,把手缠在了我的身上!一张脸正靠在我的背上!

不过,这熟悉的味道,好像,是茉莉淡淡的清香。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脖子僵硬的转了回去!看到茉莉,我的女友,正害怕的紧紧抱着我!一张小脸已经吓得惨白,身上不断颤抖着!!而同时,我也看到我们穿过的那条走廊当中,已经完全被吞噬在黑暗当中!里边似乎有无数双红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冒着贪婪的凶光。

此时的我精神已经彻底崩溃,顾不上许多,把茉莉拉到身前,大声吼道:“茉莉!你晚上来这里来干什么!!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茉莉不知所措地哭着说道“我晚上练完琴,排练出来之后正好看到你们进来,我就跟了进来……”

这几天因为刘旭,始终都没有联系茉莉,她一定很担心我吧。

还没等我回答,只听一阵接着一阵阵“哈,哈,哈哈哈……”的女人尖笑的声音飘了过来,那样那刺耳,让人人毛骨悚然。

此时,我也能清楚地听到,身后走廊里面,有东西正在从黑暗总蠕动,正要爬出来!

倏然,只见茉莉身子突然向后一倾,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瞬间消失在无尽的黑暗当中!而就在这时,我感觉背后有一股很大的力量,一下再把我推了下去。

只记得当时,眼前一黑,再醒来的时候头简直像要炸开了一样,看见身边昏迷的晓晓和启纶,刚要开口叫他们,一抬头,几个恐怖的大字赫然映入眼帘:B座,欢迎。

而此时身边,根本不见茉莉!

四 逃离

挣扎着坐了起来,借着幽暗的灯光,见启纶和小小都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周围的格局和其他楼层的差别不太大。只感觉远处都是无尽的黑暗,没有尽头,黑暗之中,似乎满是闪着贪婪光芒的眼睛,那种蠕动的感觉……

打了个寒战,感觉到一股股凉意就像千万个小虫一样,从手上,爬到身上,到脸上,直到头皮。

茉莉!茉莉呢?!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使劲踢了踢两个人,过了很大一会,二人才睁开眼睛。

启纶恢复意识的时候大叫一声:“啊!!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启纶马上堵住了自己的嘴,我们三个同时望着对方,吃惊?恐惧?我不知道。在他说话的时候,从他的嘴里,呼出了一股股金黄色的浓气。

这说明我们已经到了异界。我以前就听说过,人一到了异界,呼出的阳气就会显现出来,活人的气是金色的,死人呼出的瘴气是阴灰色的,那没有气的,估计就是不明生物了。如果一个人不断呼气,鬼和妖虽然战士不敢接近你,但你的阳气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那时,恐怕就惨了。

还好背包和箱子还在。我赶紧把保温杯里面的冰块倒了出来,塞到我们每个人的嘴里。戴上口罩,勉强看不到我们的阳气。

我们走了一会,竟没有碰到一个“人”。教室的门牌之上,已经从B201一直到了B299,透过教室门上的玻璃看进去,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我突然想到了,那天在刘旭的卷子上看到的地点貌似是B202.刚才看里面黑咕隆咚的,实在是没敢往里进。拉过二人回头的瞬间,一个苍白的面孔,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

当时真的没有看清他的脸,他的脸上,什么都没有,与其说一张脸,倒不如说是一张面饼!从衣服上判断可以判断,他应该是女人。只见她在我们三个人脸上依次闻了一闻,然后转身便走开了。

这时我们的腿早已僵硬的不能动了。我看到启纶脸上已经流下了眼泪。

这一流眼泪不要紧。我清楚地看到,那眼泪之上,散发着一丝丝的金黄色气。

那恐怖的面孔突然转了回来,整个身子猛的向启纶扑去。启纶僵在原地,一下子便被扑倒在地,我立即冲上去想把那女人甩开,没想到抓到他肩膀的时候,竟然发现抓了个空,原来他那整个衣服里面,竟是空的,就是一张雪白的圆脸只在一套衣服上面!眼看着她的脸离启纶越来越近,我也顾不上恶心,便向他的头上抓去,只感觉手像抓上一团鼻涕一样,粘粘的。

之一举动显然激怒了他,他转身便向我扑来。“晓晓,符。符!”

看呆了的晓晓手颤颤巍巍的在身上摸了几下,摸出几道符咒。“晓晓,快”我真的支撑不住了,她已经张开了嘴向我的脸上咬来,那一张嘴就像是量上的一道裂开的伤疤,腥臭的液体已经流到我的脸上。突然之间,他突然僵硬了。我知道晓晓在她背上贴了道黄符。趁机把这不人不鬼的东西推开,拉起启纶就往回跑。

这一路上倒是安静得很,竟然什么都没有遇见,一直到了202的门口。一人抓一把黄符,深吸一口气,推开漆黑的教室的门!

瞬间石化。推开门之后里面竟然整整齐齐的坐满了人,竟是和刚开始的遇到的那个东西一摸一样的装束!他们一起回头,果然都是一张张没有五官的脸!其中最前方有一个人没有回头,但是那从那熟悉的背影来看,就是刘旭!

我们三人都已有了经验,谁也没有说话,就呆呆的站在原地,果不其然,这些“人”,渐渐又把头转了回去。

他们尽然有序的,一个一个的从座位上”走“出来,“走”到刘旭身边,好像指了指刘旭正在低头思考的东西。每次这样指完之后,刘旭便会抬起头似乎说了几句话,就又低头写起东西来。

他们这是要把刘旭的阳气耗尽,分食他的肉身。因为只要刘旭尚有一丝元阳在五脏中游荡,那片肉便不能食。

我们三个似乎都已意识到,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走出二层的希望都很渺茫,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拼命一试!想到这,心里的恐惧倒减了不少。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便心领神会,一起往最前方刘旭的身后走去。

终于见到了刘旭,这次换成是我,想要哭了。但现在不可以,如此巨多的鬼魅,即使我们符咒阳气再多,虽然不能把我们肉身吃了,但也会被撕成碎片。

只见刘旭的眼眶已经深深凹陷下去,脸色干枯蜡黄,难看之极!

我学着鬼魅,伸手指了一指,刘旭抬头看见了我们,眼睛瞬间便睁大开来,不知是惊奇,还是激动?这几天,过得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只见他眼里也渐渐有了泪水,但是没有留出来。

刘旭吃力的做了个嘴型:“快走”。我们三个摇了摇头,指了指门口,示意要他和我们一起走,刘旭强忍着泪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绝望地摇了摇头。

“咚!”的一声,刘旭倒下了。启纶拿着我们事先准备好的木棒,悄悄绕到刘旭身后,把他拍晕了,又往刘旭嘴里塞了几块冰。

我们早就想到刘旭一定会反抗,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争斗,就只好这样了。

我背起刘旭,在二人的帮助下,悄悄向门口移动。

这些鬼魅果然是没有大脑思考的。一个鬼魅走到刘旭原来坐的地方,做着原来的动作,但只不见有阳气呼出,还在那边摇着头绕着刘旭的座位找来找去。

正当我们要开门走出去的时候,一个尖锐难听到极点的女人的声音,在整个教室里突然响了起来,“来了,还想走?哈哈,哈,四个呀,爹爹,四个呀!呵。”

忽的教室里面微弱的灯光灭了,然后又突然亮了起来!

身边的鬼魅竟一个都不见了,但是我们几个却也已经不在教室,这貌似是我们进入时的二楼中厅。

“呵呵,呵,欢迎啊,各位。”黑暗中闪现了两道殷红色光芒,一个娇小的人影渐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这张面孔,这,这,怎么可能?

是她!怎么会是她?!那美如精心雕琢的面庞,古朴的衣着!

当她的身体完全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能够隐隐看清,原来那些鬼魅,都在她的身后,好像他一声令下之后,便会向我们扑来。

只见这美丽的女子却突然回头,抓起身边的一个鬼魅的头,一团乌黑气体在她手中出现,那个鬼魅的头就这样在黑气中被捏个粉碎,臭水直流到我们我们脚下。

“没用的东西,连个快要死的人都看不住。”那美丽的容颜绝不会错!

“你们一进来我就闻到了,不过藏得挺隐秘的啊,帅哥们。既然都来了,就别想走!留下来一起乐一乐吧,啊?哈,哈”只见她一挥手,从黑暗中便涌出千万鬼魅,向我们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