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琥珀,泪一滴滴被反锁

我总觉得人的情绪是相当神奇的,无论悲伤亦或是喜悦,都是带有未知的感染力。如果你切身去感受去体会,总是那么容易将自己的心绪重新注入那份情绪中,以致最后,你所悲伤的是自己内心无法释怀的痛楚,你所喜悦的是徘徊的生命中深深将你打动且无法轻易磨灭的对未来的憧憬。

于是,说到底,看似他人的情绪,到最后仅是你触发回忆的导火索罢了。不知人是天生爱笑还是爱哭,对于悲伤的能力总是大于喜悦,人们容易为了一件小事耿耿于怀,但是同样一件小事所带来的欢乐却是不敌那悲伤来得猛烈,笑过后牢记于心的能有几次呢?

想起人生而即是爱哭的,每个人出生的那刹即是伴着哭声落地,却并非嬉笑着降临。

想来纠结于此真是徒劳,无论如何,我便是我,种种情绪不过是生命的点缀,让人与人之间有所区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