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晚会演出-腾空梦想

背景音乐为本次演出伴奏。

自从去年12月后,我就没有在大型舞台上表演了。最近一次的演出是在今年6月4日在辽宁对外经贸学院的演出,观众大约100多人的样子。

我很期待大舞台的演出,大量的观众,铺天盖地的惊呼与掌声,我想没有一个魔术师是不享受这个过程的,哪怕排练再辛苦再危险,也愿意试一试。 我要围观 »

时间是琥珀,泪一滴滴被反锁

我总觉得人的情绪是相当神奇的,无论悲伤亦或是喜悦,都是带有未知的感染力。如果你切身去感受去体会,总是那么容易将自己的心绪重新注入那份情绪中,以致最后,你所悲伤的是自己内心无法释怀的痛楚,你所喜悦的是徘徊的生命中深深将你打动且无法轻易磨灭的对未来的憧憬。

于是,说到底,看似他人的情绪,到最后仅是你触发回忆的导火索罢了。不知人是天生爱笑还是爱哭,对于悲伤的能力总是大于喜悦,人们容易为了一件小事耿耿于怀,但是同样一件小事所带来的欢乐却是不敌那悲伤来得猛烈,笑过后牢记于心的能有几次呢?

想起人生而即是爱哭的,每个人出生的那刹即是伴着哭声落地,却并非嬉笑着降临。

想来纠结于此真是徒劳,无论如何,我便是我,种种情绪不过是生命的点缀,让人与人之间有所区分罢了。

一些想法:Android手机和魔术的结合

魔术从古老的舞台戏法,进化到现代的近景魔术。到了现在这个信息时代,更多的魔术师开始采用计算机、iPod甚至激光这些高科技产物来变魔术。不过我们作为比较穷一些的魔术师,是否也能跟上时代,变一些与众不同的魔术呢?

第二届 Google 暑期大学生博客分享大赛 – 2011 Android 成长篇

智能手机已经越来越普及,甚至可以以比较低廉的价格买到了。今天,我在这里以市场增长最快的Android手机为例子,做一些手机魔术的尝试。 我要围观 »

我的七夕情人节

说起和Alina的相识,确实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们原本就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一个小我3岁,从美国回来,在师大附中跳街舞的女孩,而我是一个远在大连的普通学生。

10年寒假在昆明火魔魔术店,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她笑着跟我说她叫做Alina。当时我不觉得我会和她有太多的交集,就如同曾经同样在魔术店见过的那些女孩一样,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不过女孩子的心很难把握,后来我们关系发展的很好,很多时候是她主动的,看到我QQ在线,会过来叫一声胖叔叔,也会在群里笑闹,不管群里其他人如何恼火……她那时候有个男朋友,感情很好的,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故事。 我要围观 »

奇迹——写给项炜伊小朋友的一封信

小时候,奇迹是一个柔软的奶瓶,三聚氰氨在里面 ,良心在外面;长大后,奇迹是一座燃烧的礼堂,孩子在里面,领导在外里面;再后来,奇迹是一辆着火的大巴,人在里面,救生锤在外面;到现在,奇迹是一节血迹斑驳的车厢,你在里面,铲车在外面。

宝贝,当你睁开纯真美丽的双瞳,看到的却是命运之中最残酷的现实:那个曾经在微博上记录下你成长轨迹的父亲,已经葬身在D3115次动车组厚厚的铁甲内,再也不能陪着你一直走下去;那个说你“人小脾气大”、期待你早点“长大懂事”的妈妈现在也已经从你的身边永远离去……

对于你来说,死亡本应该是个模糊的概念,因为它离你很远——生命旺盛的乐园,也是死神无法光顾的地方。但,那本该是开向幸福、开向团圆、开向欢笑的动车,在电闪雷鸣的雨夜迷失了方向,飞速地冲向了黑暗的深渊。那些罹难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以及你的父母,那些善良的人,都本该完成生命的修行,升往天国。但,这场事故把生命无情地扼杀了,它让希望破灭,让生活碎裂,让家庭破败。 我要围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