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夕情人节

说起和Alina的相识,确实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们原本就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一个小我3岁,从美国回来,在师大附中跳街舞的女孩,而我是一个远在大连的普通学生。

10年寒假在昆明火魔魔术店,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她笑着跟我说她叫做Alina。当时我不觉得我会和她有太多的交集,就如同曾经同样在魔术店见过的那些女孩一样,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不过女孩子的心很难把握,后来我们关系发展的很好,很多时候是她主动的,看到我QQ在线,会过来叫一声胖叔叔,也会在群里笑闹,不管群里其他人如何恼火……她那时候有个男朋友,感情很好的,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故事。

真正和她发展出很好的感情是在大二的开头,一个非常晴朗的夜晚,在自习室的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好诧异……不过当她开口叫我胖叔叔,带着点哭腔的时候,心中的诧异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剩下的只有关心和一种感动。在她难过无助的时候,她选择给千里之外的我打电话,是怎样一种信任呢……

我耐心的听她讲完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看上去似乎是很复杂很纠结的感情,只好安慰她,不是你的错云云。我觉得,大抵男生都应该和我一样,是不忍心伤害一个可爱女孩的。不过最后还是错了,在纠缠两个月以后,他们还是分手了。

当时我刚好也经历了一次对我来说或许是非常大的感情挫折……直到现在我都还很难放下的一段感情。我失恋,她随后也失恋,我们彼此安慰,彼此扶持。也正是靠着这种相互支持,我们一起走过了最黑暗的时光。

我一直是相信命运的,一个人往前看似乎有无数条路可以走,然而往回看,却只有这么一条路。值得欣喜的是,有一个叫做Alina的路和我的路交织在了一起。

因此,尽管我们可以说很少见面,但是还是维持一份非常真挚的感情。临近春节,她开始倒计时我回昆明的日子,而我也特别希望能重新见一见这个我在以前和她见面的时候从来没有认真看待她的女孩。

整个寒假我们玩的很开心,我们一起参加三国杀比赛,一起在魔术店里聊天,一起去通宵唱歌,一起玩wii……情人节那天,我们也在一起,去吃DQ冰欺凌,看《青蜂侠》,吃情侣套餐。

那时甚至我的父母都认为,我找了一个女朋友。我妈妈似乎还是比较高兴的,她认为我从淳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只是笑笑。

Alina,她是我并肩的朋友。

我的假期很短,本来和淳约定见一面,最终也没有去见。20号的飞机,19号晚上她拉了几个朋友给我践行,我们在苏荷玩到很晚,全然不顾第二天的飞机……分别的时候,我们拥抱彼此,紧紧的,不愿放开。

回家自然被父母说,不过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我有了一个一辈子都不会抛弃彼此的朋友。

3月底还是4月初的时候,我妈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自杀,告诉我遗产全部给我……那时候给我吓坏了。我妈妈非常任性,所以我很担心。往回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没办法就求助Alina……Alina给我报了警,警察最后找到我家,也算是化解了一次危机吧。

今年暑假前,Alina也是数着日子倒计时我的归期,不过回来后没能立即见到她,就被我爸拉到了香格里拉去。其实之前半个月左右Alina也曾来到香格里拉,我就这么重复她的足迹了……一路上她告诉我哪里好玩,我也就乐滋滋的,能看我就去看看。

其实昨天七夕才和她见到面,情人节之前我发出七夕求组队的号召,在我意料之中,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说:“我!”的人。于是中午去绿茵阁点了一份七夕套餐等她过来。她来的很急,无奈的在我面前化妆……其实素颜也很漂亮呢。

其实本来说吃顿饭见个面就可以了,但是后来她又把我拉去温莎唱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本来那里的人我不应该认识的,但是居然有个人认得我……哇塞,我那么有名?!她唱歌还好,我知道我的水平,默默看她唱歌就好。

晚上就去一个意大利餐厅吃晚饭,给她变魔术,教她魔术,把我收藏的51副扑克牌给她看。她尤其喜欢四色呢,可惜开扇不是很好……哈哈。

晚上便去酒吧喝酒,其实喝酒我从没有醉过,一次也没有,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所以喝的很小心,害怕不小心喝多了出丑。还好不多呢,在酒吧还遇到了一个熟人。

最后送她回家。微醺,路并不是很近,但是她说走回去吧,于是就走着送她回家,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们也说了很多话,我跟她说这条路是我小时候上学的路,跟她说我的往事,跟她聊未来……其实我很少对人说这些东西,因为一直觉得这些事情很私人,不适合告诉别人。但是我希望我们能互相了解的更深。

走到正义坊,看到大屏幕上的微博墙。就在微博墙上为她发了一条微博:#让世界听到我爱你#Alina,祝天天快乐。

啊……现在想起来好俗啊……前面的标签是自动加上的,大屏幕上全是秀恩爱的,呵呵,不过我们不秀恩爱,我只想表达我的关心。

送她回家后,我自己又慢慢的走回到家里,心里却还在想着Alina。呵呵,当初说过要在北美再见,没想到这次回昆明还能再在一起过情人节。我渐渐下定了去美国的决心,虽然不全是因为Alina,但她占了很大的部分。

很快,Alina就要去美国了,而我,也在努力的肉身翻墙中。希望有一天,我能在星条旗下给她打电话,笑着说:“Alina,我是胖叔叔,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