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底头 一

朋友说要把手头一本三十年代的小说集里的文章发到网上来,不过她选择了新浪长微博……这本是值得赞颂的事情,因为八九十年前的书上的东西不一定现在还能找到了。不过长微博是图片,不利于保存和编辑,而且居然还有那么多错别字……恩,谁让我是好基友呢,在这里帮她做一些整理。

第一篇文章是施蛰存的的《将军底头》,将军底头我是没有看过的,施蛰存此人倒是有些耳闻,据说是跟鲁迅先生对着干的一批人之一……

很久没有看短篇了,恰逢这个精校朋友长微博的机会,再回到曾经那个为短篇小说痴狂的年代吧。

正文

将军底头

作者:施蛰存

成都猛将有花卿, 学语小儿知姓名。——杜甫

这是在唐朝,是在广德元年呢,还是广德二年?那可记不起了。但总之是在代宗皇帝治下,西方的强国吐蕃屡次地侵犯进来的时候。

秋季的一日,下着沉重的雨。在通达到国境上去的被称为蚕丛鸟道的巴蜀的乱山中的路上,一枝骁勇的骑兵队,人数并不多,但不知怎的好象拥有着万马千军的势力,寂静地沿着山路底高低曲折进行着。率领着这队骑兵的那个骑着神骏的大宛马,披着犀革,提着长矛,腰间挂着陌刀,荷着铜盾的英武的将军是谁呢?他并不是象别的将军一样的生着黑而且大的脸,长满了刚硬的胡须,使人家看过去好象是一团刺猬,或是一堆小小的树林。他底脸是白皙的。髭须是美丽的。眼睛很深,瞳子带着一点棕色,这是有点和人家不同的,但是人家一看见了他这样的眼光,就会得不自禁地要注意到他,并不觉得他底眼睛有什么不好,反而,心里不得不承认他这样的眼睛是有魅惑人的势力的。但是这个将军,并不因为他这样斌媚的容仪而损失了他的威严,是的,做将军的人是不宜有一个美好的脸的,宋朝的狄青将军不是因为是个美少年而不得不在上阵的时候戴一个狰狞的铜面具吗?这样说来,这里所讲起的将军,在他的美好的容貌之外,一定总还有什么使人害怕的地方吗?不错,他还有着一股勇猛英锐的神情,镇日地如象夏云中的闪电似的从眉宇中间放射出来。因此,人家对于这将军也就不敢狎近了。

但是,究竟这将军是谁呢?对于这样的询问,我们这样地讲着是谁也不会猜想得到的,因为时代已经把对于他的我们底记忆洗荡掉了。但如果在当时,巴蜀之间——哎!岂止巴蜀之间呢!自从讨平了段子璋以后,简直是遍天下了!我这样地一提起,谁不会肯定地说:唵,这不是花惊定将军吗?

花将军带着他底部下到那里去呢,在这样使人愁闷的秋雨中,在这样跋涉艰辛的山堆里?这花将军自己也没有知道。他所知道的就是他和他底部下正在被遣调出去,到那有吐蕃兵的地方,但如果再要请问一句,将军和他底部下被遣调到有吐蕃兵的地方去做甚么呢?对于这样的探询,如果是在三日之前——这就是说在从成都出发的那一天——如果要将军自己来回答,他是一定肯勇武地说明他是奉命去征伐吐蕃的。可是,为什么三日之后的这一天,他不能这样地回答这个探询呢?这当然是因为他底思想有点改变了。